黑龙江无新增确诊病例 全省现有无症状感染者19例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周鹏曾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r.cn)采访时表示,“从免疫学角度来说,蝙蝠的免疫系统还是很独特的,它是唯一一个会持续飞行的哺乳动物,飞行这种能力就造成它很多基因和人或者其他哺乳动物的基因不一样,这些不一样的基因很多就是和抗病毒、免疫系统相关的。”

论文中提到,蝙蝠是埃博拉病毒、SARS-CoV、MERS-CoV、亨尼巴病毒属和新冠病毒等病毒的天然宿主。研究团队试图从蝙蝠基因组分析入手,使用领先的功能基因组学方法,系统地寻找病毒生命周期依赖的宿主因子,通过理解病毒-宿主因子的相互作用的分子机制来寻找新的抗病毒药物靶点。

3月11日,佛罗里达州向联邦层面申请43万个医用口罩、18万个N95口罩以及其他医疗物资,3天后全部到齐。该州在接下里的2周内,又收到了一批物资,目前正在等待第三波物资。

然而,传统的抗病毒药物以病毒蛋白作为靶点,它们在应对不断出现的多种不同类别的病毒时很难发挥作用,而且病毒也很容易通过突变自身基因而产生耐药性。

研究团队进一步发现,RNA病毒包括腮腺炎病毒、马六甲病毒、寨卡病毒等都对MTHFD1的缺失非常敏感,而MTHFD1的抑制剂carolacton对于上述病毒的复制有非常强的抑制作用。这个现象在蝙蝠和人类细胞都很显著。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网站介绍,为满足紧急情况下美国的医疗资源供应,美国自1999年建立“国家战略储备(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2011年甲型H1N1流感爆发以及2015年埃博拉病毒爆发时,美国均启动“国家战略储备”应急。然而该储备无法应对目前的新冠肺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曾预计,全美需要35亿只口罩,但目前该库存内仅有1200万只N95口罩,以及3000万只医用口罩。

基于以上背景,研究团队建立了第一个蝙蝠(黑妖狐蝠,Pteropus alecto)的全基因组CRISPR敲除文库并完成了黑妖狐蝠肾上皮细胞(PaKi细胞)的流感病毒感染的全基因组CRISPR筛选,从中找到了20多个病毒复制所依赖的宿主因子(图一)。

从选举的角度,佛罗里达州是全美最大的“摇摆州”。特朗普也是凭借29张选举人票的优势,从希拉里手中赢得该州。《华盛顿邮报》认为,特朗普若想连任,这次得至少还得在佛罗里达州拿下29张选举人票。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特朗普政府官员表示:“总统知道佛罗里达州对他的连任很重要,所以每次德桑蒂斯说了些什么,他的话语权很重。他(特朗普)很关心佛罗里达州想要什么。”蝙蝠是“百毒不侵”的天然病毒蓄水池,它们为什么携带大量病毒却免受其害?人类是否可以从这里寻求一条对付多种病毒的普适性思路?

然而“僧多粥少”,资源分配成为一大问题。有的州目前仅拿到所申请物资的10%;有的州累计领取的物资数,却高出其申请的数量。至于这分配逻辑,美国官方的解释是要视各州疫情、人口等因素而定。但《华盛顿邮报》4月1日指出,“州长和特朗普的私人关系”、以及“各州在竞选中所处的地位”或许也是背后的关键。

作者们认为,蝙蝠的生理学研究和基因组测序结果为解释其耐受病毒的能力提供了多种解释,而功能基因组学筛选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病毒感染蝙蝠细胞所需要的宿主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