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特迪瓦新增1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79例


报道称,在美国疾控中心履行了在公共实验室快速启动检测筛查的义务之后,下一阶段应该动员私营部门。然而,履新不久的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采取了“谨慎的”态度,他不愿动员企业,而是遵循了食品药品监管局以往繁琐的批准流程。

2020年3月30日12-24时,山东省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济南市发现比利时输入确诊病例1例,在省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5例。无新增治愈出院病例,累计治愈出院1例。

英国《卫报》同日一篇报道指出,美国和韩国几乎同时在1月底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然而两国对疫情的反应几乎是“两极”,导致两国现在疫情形势大相径庭。

这使得医院、私人诊所和公司更难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检测。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2月起就已经进行了有效的新冠病毒检测试验,但直到食品药品监管局放宽规定后,斯坦福大学3月初才真正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而美国疾控中心也几乎没有考虑采用世界卫生组织所使用的检测技术。世卫组织分发给各国的、由德国研制的测试方法也没有通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美国疾控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沙特(Anne Schuchat)说,美国疾控中心认为不需要“其他人的检测”。全美对于疑似病例大规模的检测任务也因此被搁置。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13时,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6.4万例,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而时间追溯回3月1日,当日美国报告病例仅有70例。

“检测至关重要,如果你看不到病毒,你就无法阻止它。”世界卫生组织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说道。

《纽约时报》认为,如果没有更全面了解谁被感染的信息,公共卫生工作者就无法找到所有密切接触者,无法对对他们进行隔离,以阻止病毒进一步的传播。

这不得不让人追问:美国政府为何对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演变视而不见?

对于政府批评的声音不在少数。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詹妮弗·努佐(Jennifer Nuzzo)称,特朗普政府对新冠病毒的潜在影响的认知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局限性”。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前局长玛格丽特·汉伯格(Margaret Hamburg)认为,这一失误导致美国的病例“呈指数式增长”。美国国际开发署国外救灾办公室前主任杰里米·柯宁戴克(Jeremy Konyndyk)更是对《卫报》表示,美国的应对不力是“(国家)基本治理能力和基本领导力在现代最大的失败之一”。